永盈会,永盈会娱乐场,永盈会棋牌,www.ycc158.com

English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双11天猫请来科技巨头,只为马云】 【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成功收官 90后】 【皇马15连胜追平队史纪录 c罗复出】 【发改委等今召集大煤企开会抑制煤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永盈会体验 >

杭州警方曾连续逼供7天7夜

时间:2016-12-19 09:5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央视4月7日《面对面》,以下为文字实录: 王宁:刚才的郭川让我们看到的坚持的分量,而本周还有两个人的坚持更加触动我们,他们的坚持时间更长,为了争取自己的自由,他们坚持了整整十年,他们是一起冤案的当事人,就是照片上身着囚服的叔侄儿子,叔叔叫张高

央视4月7日《面对面》,以下为文字实录:

王宁:刚才的郭川让我们看到的坚持的分量,而本周还有两个人的坚持更加触动我们,他们的坚持时间更长,为了争取自己的自由,他们坚持了整整十年,他们是一起冤案的当事人,就是照片上身着囚服的叔侄儿子,叔叔叫张高平,侄子叫张辉,安徽歙县人,十年前,在强奸杀人的罪名之下,两个人锒铛入狱,十年之后,法院宣判他们无罪,在无罪判决书上签字之后,两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张辉:我拿着判决书时,确实心里高兴。

张高平:兴奋、高兴,真的高兴。

解说:3月26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再审,做出了张高平、张辉无罪的判决。本周,叔侄两人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,依然还没有从重获自由的兴奋当中走出来,然而在久违的笑容背后,我们更多地感受到却是他们背负十年冤屈的伤痛。

张高平:真的,我能活着回来确实不容易。

张辉:可以说那个时候是家破人亡了。

解说:十年前张高平叔侄两人做运输生意,2003年5月18日的晚上,他们驾驶一辆货车从歙县出发去上海送货,经过他人的介绍,同县的一名17岁小姑娘王某搭乘他们的车去杭州,然而王某却在次日被人杀害,她的尸体在杭州市西湖区的一个水沟里被人发现,全身赤裸,之后张高平叔侄两人被认定为强奸王某的犯罪嫌疑人,5月23日,他们被杭州市警方刑事拘留。

张辉:后来就是在那里提审了几天几夜嘛,不让吃不让睡,又饿又困,永盈会,简直是跟死了差不多了那时候。

王宁:他们问你最多的是什么问题?

张辉:最多问的问题就是,他说你怎么把这个女的给杀的。

王宁:你怎么回答?

张辉:我说我不知道,但是搞了几次下来之后,我受不了了,他硬要我承认,我说把这个女的拉下车,我用个石头把她砸死了,他说不是这样子的,他说,他说你是把这个女的强奸了,然后把她掐死了,用手掐死了。

解说:按照张高平叔侄两人的说法,王某在杭州市区下车之后,他们就继续开车前往上海了,王某的死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。然而在公安机关的突击审讯当中,他们发现自己开始一步又一步地深陷进这起刑事案之中,而无法脱身。叔侄两人声称,他们遭到了刑讯逼供,不得不承认了所谓的罪行。

王宁:但你承认自己犯罪了,那有可能也会面对死亡啊。

张高平:但是七天七夜还不是像我跟你,坐在这里跟你谈,我要站在这里站七天七夜,也不给我吃,吃了有半盒盒饭吧大概。那七天七夜,不是像这样光站在那里,他还要搞你啊,他还折磨你啊,不是说光不给你睡觉,他还要叫你蹲马步啊,手像这样子,背后铐起来,我实在受不了了嘛,我就说我杀人了嘛,他就问我,你怎么样把她搞死的,我就乱说嘛,我说用榔头,用扳手把她砸死的,他问我尸体运到哪里去了,我被他搞糊涂了。

解说:2004年2月23日,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张高平叔侄两人犯强奸罪,向浙江省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,在案件一审的过程当中,法院所采纳的证据显示,张高平叔侄两人在公安侦查阶段,检察机关批捕阶段多次供述了强奸某某致死并抛尸的罪行,张高平叔侄两人的口供究竟是不是遭到刑讯逼供所致,今年3月26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对此做出了这样的认定,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存在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。

张高平:我没犯罪嘛,态度不好嘛,那一天所长说把我带去,他说,你每次态度不好,他说6.26快到了,过几天把你拉出去枪毙了,我说,我都没开庭,你怎么给我拉出去枪毙?我就问他们,他说我是公安厅督办的案子,如果你态度好一点,可以给你开庭的,就是这样子嘛,我也不懂得法律,我一回来的时候,号房里的人看见我脸色有点不大对劲,他就问我咋回事儿嘛,我就跟他说了,他说这个只要你态度好一点,他们就不从严从重从快了,那你就写个态度好一点的,承认自己,认个错嘛,他说要么我帮你写一份,你自己看看,你愿意抄就抄,你不愿意抄你就不抄嘛,还搞包烟给我,我也不敢不要, 我不要他们要打我的,我就拿下了,接下来了,他就写了嘛。

王宁:他写的什么?

张高平:就是我侄子强奸,我按腿啊,你说是不是神话故事啊?我不说不说,我刚才不是说了吗,就打我了嘛,烟给你骗去了。

王宁:你仅仅害怕挨打,就写了这个承认自己杀过人的这份自首书吗?

张高平:我被打得受不了了,我被他打得没办法,我抄。

解说:张高平讲,也就是在这样的胁迫之下,他写下了一份认罪书,而张辉回忆说,永盈会,一名关押在同一间室,叫袁连芳的犯人同样胁迫他写下了认罪书。

张辉:当时我关在袁连芳那个号里的时候,我去的时候它里面有三个人,我去是第四个,我一进去我就跟袁连芳说了,我这个案子我没有做,然后他就跟我说,这个事情你不用跟我说,从头到尾我都知道你是怎么个作案的经过过、程,抛尸抛在哪里他都知道,从头到尾给我讲了,讲过以后嘛,他要我,他说我到时候帮你写一份,你抄一下,叫我抄,我不抄他就要打我,永盈会,蹲到厕所里去,蹲马步,打我。

王宁:为什么你不寻求帮助?

张辉:没人帮助我啊那时候,跟看守所民警反映过,他们都不理我,没人帮我,因为我只关在一个笼子里,包括他们在内就四个人,一直被他们打得,喊都没人知道那种。

王宁:那时候你有可能不去写这个认罪书吗?

张辉:我也想过不写啊,但我那种情况下,我没办法。

王宁:怎么就没办法?

张辉:因为他们这种人根本就是不讲道理啊。

解说:在今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起案件进行再审的过程中,浙江省检察院的检察官找到了袁连芳,他承认,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是在配合警方。2004年4月21日,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,分别以强奸罪判处张辉死刑,张高平无期徒刑,而叔侄两人承认罪行的口供,以及认罪书,包括那个犯人袁连芳的证词都成为了这次判决的重要依据。

王宁:当你拿到一审判决书的时候,那时候你绝望了吗?

张高平:一审判决书我没有绝望,我不是跟你说我生气。

王宁:你气什么?

张辉:我气这个判决不公正嘛,这么简单的案子,你还这样子判我们。

王宁:但是当你看到一审判决书,你是死刑的时候,你是什么感觉?

张辉:那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啊,我想他们都没有什么证据,他就判我死刑,我想这就是口供,人家逼我的,刑讯逼供的,我在庭上喊冤枉嘛,哭着喊冤嘛,但是他们没有理我。

王宁:那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?

张辉:我那时候心里在想,法律这么不公正!最起码要有直接的证据嘛,能定我们罪嘛。

解说:然而案件当中的直接证据并没有像张高平叔侄两人期望的那样,帮他们洗清罪名,特别是警方所提取的被害人王某的指甲末端鉴定出了一名男性的DNA,通过检验,这份DNA与张高平叔侄两人无关,也就是说,强奸王某致死的可能还有第三个犯罪嫌疑人。

最后在直接证据缺失存在很多的疑点的情况之下,把案子结了,然而时隔八年之后,受害人王某指甲末端鉴定出了男性DNA经过重新的审查查询比对,和一名罪犯勾某某的DNA吻合,而勾某某已经在2005年因为杀人盗窃罪被执行的死刑,如今我们依然没有办法推测这起案件侦办审结背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对于张高平叔侄两个人来说,他们似乎真的踏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解说:2004年10月19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张高平叔侄两人的案件进行了二审宣判,以强奸罪判处张高平有期徒刑15年,判处张辉死刑缓期两年之刑。

王宁:当二审你看到,你的这个刑期改成死缓的时候,你怎么想?

张辉:最起码我保了一条命,我还有机会去申诉,如果真正把我打掉了,把我枪毙了,可能我这一辈子也就是冤死了。

张高平:人家死刑改为死缓,无期改为十五年,高兴得来不及了,我哭得爬不起来了,隔壁号房的人说,这个人恐怕真的是冤枉的,哭得这么伤心。

王宁:那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?

张高平:我就知道我要坐牢了,没这么简单了。

解说:二审判决之后,张高平叔侄两人进入了浙江省属地的监狱服刑,2005年,张高平从浙江调到新疆石河子监狱服刑,三年后,张辉从浙江调到新疆库尔勒监狱服刑。在狱中,两人始终没有放弃对案件的申诉。

王宁:那个时候你觉得上诉会成功吗?

张辉:我也不知道那时候,反正我一回到笼子里,我就开始写申诉状嘛。

王宁:你写了多少份申诉书,你自己有印象吗?

张高平:反正我邮票是买得最多的,家里我哥哥一次寄邮票都寄七八十张给我,我怕信丢掉,我每一次都贴五张邮票,我估计那也数不清了,那天我说我寄了一麻袋都有。

王宁:当信寄出去的时候,你内心有希望吗?

张高平:石沉大海,又石沉大海啊,都是石沉大海。

王宁:所有的信都石沉大海,为什么你还要继续寄。

张高平:我始终坚信法律是严肃公正的,你现在不答复,最终会有结果的,我知道的。

王宁:那个时候你没有想过,也许一切都没有办法改变了吗?

张辉:我自己坚信,因为我这个案子,我自己知道,我是清白的,我一定要申诉,我不能半途而废,我就是哪怕是申诉到刑满释放,我出来也还是要申诉,因为我那样子,如果我不去申诉,那人家就更认定你是个强奸犯了。

王宁:你害怕这个罪名你背一辈子。

张辉:我怕,因为这个罪名不与其它的罪名一样,强奸的罪名,强奸的罪名背了,一个家,上上下下几十号人,都是一个侮辱啊。

解说:入狱之后,张高平的妻子和他离了婚,打掉了已经怀孕的孩子,张辉已经订婚的女朋友和他分了手,张高平的哥哥张高发,也一直奔走在申诉上访的路上,强奸杀人的罪名就像乌云一样笼罩着两个家庭。

王宁:一开始你都拒绝跟家里人联系。

张高平:对。

王宁:为什么呢?

张高平:你像我打电话,给我大哥,我女儿站在边上,我大哥说你跟你张灵说两句话嘛,我说不了不了不了,我没话说,我没话说。

王宁:你心里不想她吗?为什么不说。

张高平:想啊想啊,我怎么对她说。

王宁:你告诉她你是冤枉的啊。

张高平:这个她们是相信的,但我女儿,我又没把她抚养成人,还让她背个强奸杀人犯罪名的父亲,上学啊什么,家里都被人歧视,你说我怎么去跟她们说啊,人家背后小学生吵架的时候就说她,她父亲是个强奸杀人犯,你说心里,我女儿,虽然我看她也有点懂事了,她去打工,人家跟她一起干活的人,背后都议论,给她听到了,她躲到被窝里哭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